玩了《光与夜之恋》《恋与制作人》我脏了
发布时间:2022-05-13   动态浏览次数:

  尽管全过程只有五分钟,但这极具挑逗意味的画面仍然给了崔琳很大的冲击力,即便已经25岁,她仍不由得脸红心跳。

  但事实是,男人并不是崔琳的男友,只是她养在屏幕里的纸片人,这5分钟也只是乙女游戏《光与夜之恋》的一段剧情。

  崔琳介绍,在《光与夜之恋》中类似的软色情剧情还有很多,不是被陆沉(角色)压在桌子上,就是被萧逸(角色)压在跑车上。这些擦边暧昧的剧情不仅是每次更新中最受玩家关注的内容,也是吸引新玩家最简单的方式。

  “光夜最初就是打着成年向乙女游戏标签火的,”崔琳说道,“不得不说,他赢了。”

  这里对不明情况的群众解释一下,乙女游戏来源于日本,一般以女性为主角,多个男性为可进行恋爱攻略的角色,多以著名声优、华丽的场景和感人至深的情节博得女性玩家的青睐。

  而这款吸引崔琳的游戏《光与夜之恋》也靠着这些极具冲击力的画面和文字,以及配音演员挑逗的嗓音和卖力的喘息,频频登上微博热搜,小红书的相关笔记约为19万+篇,#光与夜之恋R18#这个tag也位列“光与夜之恋”微博关键词联想的第二位。

  有趣的是,其中“求图”的帖子占据了半壁江山,有的帖子虽然有几千个回复,但能看的却一个都没有。

  显然,这款腾讯出品的乙女游戏已经凭借软色情,在国内疯狂内卷的乙女游戏市场中杀出了一片天地。

  而作为国内乙女游戏的出圈鼻祖,叠纸的“头牌”《恋与制作人》在走了四年的清水风之后,开始推出了类似的剧情。不少业内人士和玩家都认为,这一举是为了对抗《光与夜之恋》。

  4月27日,《恋与制作人》上线新活动“恣色正浓”,活动中不乏“和李泽言一起洗澡”、“被湿漉漉的许墨压在床上”等剧情,看得人脸红心跳。七麦数据显示,活动首日iPhone端流水为27.5万美元,较前几日数字直线上升,而今年上一个收入巅峰还是春节活动达成的24万美元。

  此类现象频出,有网友很是不解,《武媚娘传奇》因为不能露胸只播大头被嘲笑8年了,晋江文学脖子以下早就不能播了,各种动漫角色都因为衣着暴露纷纷没能过审了,怎么乙女游戏就能成为法外狂徒,在搞黄的路上狂奔呢?

  在“和纸片人谈恋爱”早就不再新鲜的今天,竞逐乙女游戏赛道的游戏厂商们决定,在“被纸片人索吻”上开启内卷模式。

  屏幕中,银白色头发的男人还未完全穿好衣服便紧紧抱住了女主,女主在男人的肩头落下了吻痕,与此同时,男人口中溢出了喘息声,此时的文字也十分配合地写道:“我的脸也开始发烫起来,看着月光下他锁骨的轮廓,喉间莫名一阵干涩。”

  另一方面,除了卡牌之外,软色情内容渗透入了《光与夜之恋》的各个板块,从主线剧情到番外DLC,从图片到剧情文字,纸片男主们散发的雄性荷尔蒙无孔不入。

  据《光与夜之恋》商城显示,玩家一次抽卡需要花费1根羽毛或者300颗小熊,也就是18元人民币,只要玩家足够不走运,那要想抽到一张限定6星卡,最多则需要70次,也就是1260元,这还不一定能够保证抽到那些能让玩家心神向往的指定搞黄卡牌。

  与之相似,叠纸的《恋与制作人》中以“霸道总裁”、“深情学长”等人设出道的四个男人,为了抗击《光与夜之恋》的成年攻势,如今也不得不“下海”做起了“花魁”。

  从去年开始,在《恋与制作人》的新卡牌中,纸片人男主们直接放弃了穿上半身衣服,女主的衣服也肉眼可见地变少,有时的衣服还是那种蕾丝的、丝绸的、吊带的。

  至于具体的剧情,包括但不限于“一起洗澡”、“酒后谈心”、“双人度假”等,文字的风格自然也比较露骨,具体可参考十多年前的晋江玛丽苏爽文。

  不过,或许是《恋与制作人》车速太快,其预告片多次被要求修改,修改后的人物吊带变成了短袖,裙子里面套上了裤子,一些部位则被花朵、家具等挡住,这样的改动还一度引起了玩家的不满。

  当然,除此之外,乙女游戏在搞黄内卷的道路上从来不缺少参与者。像是《时空中的绘旅人》,在活动“醉梦浮汤”的卡面中,五位男主泡在浴池中,只有身上的浴袍若隐若现;以及《风起长安驭骨人》等独立游戏工作室推出的乙女游戏。

  面对这些车速超标的乙女游戏,玩家们倒是乐意见得。她们制作了大量的二创视频、小说和图片,借以表达对游戏搞黄的支持。她们高举着“乙女游戏搞黄无罪”的大旗,纷纷喊出:

  对于游戏内软色情的内容,苹果商店显示了各自的分级:《恋与制作人》的年龄分级为12岁+,即“偶尔/轻微的色情内容或裸露”,《光与夜之恋》、《时空中的绘旅人》、《风起长安驭骨人》登游戏的年龄分级为9+岁,即“偶尔/轻微的卡通或幻想暴力”。

  看看这档分级,看看这些画面,再看看那些还在为一元二次方程挠头的“齐司礼夫人”和“李泽言老婆”,有谁会赞同这些游戏的年龄分档吗?

  当然,就在去年8月,也就是游戏上线两个月后,《光与夜之恋》宣布禁止未成年人玩家注册,已经注册的未成年人玩家也无法登陆,明面上算是为保护未成年人做出了牺牲。

  但在调查过程中,不少玩家都向AI蓝媒汇反映,很多未成年玩家会借用父母或者朋友的身份证登陆游戏。也就是说,所谓的未成年人保护并不能落实到位,各种软色情的内容依旧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充斥在未成年玩家的网络环境中。

  这一年,《恋与制作人》作为国内第一款出圈的手游乙女游戏,在国内引领了乙女游戏风潮。随后,类似手游层出不穷,剧情大致雷同,女主身份从节目制作人到偶像经纪人、律师、艺术系学生,而男主也基本覆盖了霸道总裁、温柔学长、年下弟弟等几种类型,整体上换汤不换药。

  就连配音演员的阵容也没多大变化。和女主谈恋爱的,不是边江就是阿杰,不是夏磊就是赵路,让不少网友吐槽“阿杰统治乙游的时代可以过去了吗”。

  七麦数据显示,《恋与制作人》自2017年底上架,单日下载量一度突破18万,但在半年后该项数据就已经跌至3万以下,而后几年相继推出的《遇见逆水寒》、《时空中的绘旅人》、《未定事件簿》等乙女游戏除了刚上线的几周外,数据走向基本一致。

  为此,乙女游戏创新迫在眉睫,而借鉴于日本乙女游戏的软色情内容正巧成了许多游戏厂商们不约而同的默契决定。

  《恋与制作人》在上架软色情剧情卡后,流水就实现了平地起高楼。近三年中,第二高单日流水为48.9万美元,比上一次活动的4倍还多。其发生在2021年2月2日,这一天更新的活动“爱染香颂”便是前文提到“因尺度太大被迫修改预告片,让女主裙子里套裤子”的活动,转化率可想而知。

  另一边,在《光与夜之恋》之前,出品商腾讯未参与乙女游戏的竞逐,而游戏推出之后,在后者第二季度财报中提到:“由北极光工作室研发的《光与夜之恋》 于2017年七月成为按日活跃账户数计中国最受欢迎模拟恋爱游戏,提升了女性玩家的参与度。”

  七麦数据显示,《光与夜之恋》在4月10日的活动更新中实现了38.8万美元的收入,而文章开头的贺岁活动,则实现了单日93.4万美元的收入。

  但在经济收益之外,软色情还能够给乙女游戏这一小众游戏类型留下哪些东西呢?

  AI蓝媒汇曾就此问题,向某位国内独立游戏厂商创始人询问,对方给出的答案是:“乙游在原产地日本尺度会大得更多,但这些游戏都注意了年龄分级,这也是乙女游戏走不出小众圈子的最大原因。”

  此外,她还提到,“国内乙女游戏市场并不大,目前就是四五个游戏的斗争,但玩家永远是相同的一拨人。如果剧情内容过于重复,即便男主不穿衣服,玩家也还是会审美疲劳。”

  换句话说,如果乙女游戏内卷的尽头是卖肉,时间一长,当玩家审美疲劳后,也依然逃不出被抛弃的命运。

  正所谓“小作怡情,大作伤身”,对于乙女游戏来说,适度的开车能勾住玩家的魂,但要想让自己的游戏真正走出小众,赚更多的钱,最好的办法还是在策划、内容等硬实力上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