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总账的时刻”:我们禁止接收洋垃圾之后美国城市选择了焚烧
发布时间:2022-05-11   动态浏览次数:

  在美国最老、最具历史意义的城市之一,费城,尽管那里的市民仍负责任的将他们的披萨盒、塑料瓶、酸奶罐以及其他废物放入回收箱。但据该市的官方统计,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这些本可被再利用的回收物品,大部分都被装上卡车,带到笨重的焚烧设施,并付之一炬。

  由于从去年开始,我国开始禁止进口洋垃圾(包括可重复使用的物品),类似的情况正在美国的各城市重演。

  这个海外垃圾倾倒场的消失,意味着美国必须将可回收的塑料、纸张和玻璃等塞进自己的垃圾填埋场,或者采用更简单粗暴的方法——付之一炬。这一新的现实将增加有毒污染物的增加,并威胁到居住在美国重工业和倾倒场附近的非裔和拉丁裔社区。

  根据垃圾处理公司卡万塔(Covanta)的说法,自去年我国实施洋垃圾进口禁令以来,每天约有200吨的回收材料被送往费城附近的切斯特县,并最终进入该公司巨大的焚烧炉。

  “人们希望通过回收来做正确的事情,但他们不知道回收之后的东西会去哪里,又会造成哪些影响。”祖兰·梅菲尔德(Zulene Mayfield)感叹道。梅菲尔德在切斯特县出生并长大,现在却加入了反对焚化炉的社区团体,并冲上来确保“Chester Residents Concerned(与切斯特居民息息相关)”优质生活的最前线。

  梅菲尔德解释道,“切斯特人感到绝望,不少人不得不让他们的孩子搬走躲避。为什么我们就能被牺牲?为什么这个地方必须为人们的垃圾和粪便买单?“

  一些专家担心,燃烧回收塑料将产生新的二恶英烟雾,并加剧切斯特县本已令人担忧的健康状况。根据宾夕法尼亚州卫生统计部门的数据,该市近四成的儿童都患有哮喘,而卵巢癌的发病率也比该州其他地区要高出64%,肺癌发病率则高出24%。

  梅菲尔德在切斯特的老房子,她已搬到了特拉华州。虽然她仍拥有这所房子的所有权,但这里已无法居住

  关于如何处理专门用于回收利用的物品的困境正在全美各地蔓延。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数据,该国每年产生的废物超过2.5亿吨,其中约三分之一被回收或制成肥料。

  几年前,我国一直帮助美国消化着约40%的纸张、塑料等可回收物,但这条横跨太平洋的废物转运链已经被打断。2017年7月,我们通过世界贸易组织正高世界,我们不再希望成为洋垃圾的坟场,并渴望与自己的垃圾山进行斗争。

  自2018年1月以来,我国不再接受二十多种不同的回收材料,如塑料和混合纸张,除非它们符合严格的污染规定。进口的回收品必须保证清洁和不混合,而这也成了大多数美国城市都难以满足的标准。

  费城市发言人表示,“几乎不可能达到中国新制定的更加严格的污染标准”,并补充道,每吨约78美元的回收成本已经成为“城市预算的重大影响因素”。该发言人也坦言,现如今,该市一半的回收品都已转移到卡万塔的工厂。

  在美国,可回收物品的市场并不大,只有钢铁或高密度塑料等材料可以出售,其余大部分处理费用都比垃圾价值更高。这也使得地方政府把它们投入垃圾填埋场或使它们在像切斯特这样的大型焚化炉中燃烧。由此一来,每天都有大约3510吨垃圾被烧掉,这一重量比17只蓝鲸还重。

  “对于美国来说,是时候算算总账了。不少焚烧炉都已经老化了,个个疲惫不堪,且缺乏最新的污染管控措施,”全球焚烧炉替代联盟的合伙人克莱尔·阿金(Claire Arkin)说道,“你可能认为燃烧塑料意味着‘噗,它就消失了’,但它为那些已经处理哮喘和癌症高风险威胁下的社区带来了一些极为恶劣的污染。”

  切斯特县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和新泽西州分界的特拉华河西岸,这里曾经是一个嗡嗡作响的前哨工厂,福特和通用汽车都在这里驻扎。然而,战争开始后,切斯特几乎被掏空,大量工厂流失,三分之一的市民生活在贫困之中。

  纵然如此,留下的工厂仍然向34000名市民放出烟尘和化学物质,其中70%都是黑人。还有一处废水处理厂,消化这附近的金百利克拉克公司造纸厂的废料和医疗废物。然后就是全美最大的焚烧炉之一——卡万塔的焚烧炉。

  卡万塔烧掉的垃圾中只有一小部分来自切斯特本地,其余的大头都是通过卡车或火车从纽约市和北卡罗来纳州运来。随之而来的是,垃圾焚烧释放的大量污染物,如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颗粒物等,并引起一系列健康问题。

  虽然不太可能指出所有癌症的确切原因,但一项主题研究已经确定了空气污染和卵巢癌、乳腺癌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这在切斯特已成为了普遍现象,美国环保署1995年的一份报告指明,当地工业的空气污染已成为切斯特市民“癌症和非癌症风险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切斯特,心脏病、中风和哮喘发病率均高于正常水平,这些都是污浊空气所带来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共卫生专家玛丽莲·霍华斯(Marilyn Howarth)博士介绍道。霍华斯过去六年间曾为切斯特的活动家们提供过建议。

  霍华斯表示,由于卡车交通量增加,人们现面临着污染加剧的风险,他们本想通过街道回收,送往工厂回收利用。但换来的却是燃烧的塑料,以及释放出的挥发性有机物,其中一些还会致癌。“很难将特定的癌症、心脏病或哮喘病例直接与特定来源相联系。然而,现在已经知道,卡万塔的排放物含有的致癌物质,它们绝对增加了当地居民罹患癌症的风险。”

  卡万塔方面则称,污染控制措施,比如烟囱中安装的洗涤器,将抵消垃圾燃烧放出的毒素。根据该公司的说法,在通过排放控制系统后,该工厂的最终产量低于州和联邦监管机构所规定的限制,即远优于二恶英排放量的预期标准。

  该公司甚至辩称,对于堆积如山的塑料和纸板,焚烧是一种比在填埋场填埋更好也更简单的选择。“就温室气体而言,将可回收物质送到能源回收设施要更好,因为垃圾填埋场会产生甲烷,”卡万塔首席环保负责人保罗·吉尔曼(Paul Gilman)解释道,“费城的好事者们将重新回归这项回收计划,因为那里的设施都不是为可回收物设计的,而是专为处理固体废物设计的。”

  另一方面,卡万塔也同意其批评者的观点,全美的回收系统需要进行彻底改造,以避免进一步破坏环境。目前,只有9%的塑料在美国被回收且重新利用,而推动回收率的运动也掩盖着一个更广泛的问题,即大量焚烧对环境影响,而无论被烧掉的是否是回收材料。

  诚如吉尔曼所言:“在美国,不幸的是,当人们进行回收时,他们大都认为废物会得到妥善的处理,特别是当中国帮忙处理的时候。而当一切都停止之后,很明显,我们的处理能力严重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