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不能露脸死后墓碑无名 只因他们是缉毒警察
发布时间:2022-02-26   动态浏览次数:

  前不久,某脱口秀冠军因吸食毒品被抓,其女友古莱疑似也与冠军一同被捕,为同案被处罚人。

  虽然已经过去了3天,可私信中还是有很多朋友私信想要写一下关于禁毒的文章。其实尸哥每年都有写,就好比每年都会有人吸。

  体内藏毒,是毒贩子贩毒为了不被人发现、逃避警方打击而采用的非常隐蔽的一种运毒方式。

  通常是把毒品用塑料包裹住后,让人吞进胃里,或者直接塞进菊花以躲避常规检查。

  运毒人员把毒品放进体内后,一般要忍受10几个小时甚至是更长时间的痛苦--强忍胃部收缩的恶心感觉,或者肛门塞入异物后类似憋大便的不舒适感。

  因为平时无聊经常逛贴吧,一次看到有人在贴吧上招聘,说干一次就可以赚1.5-3万元。

  小伟到达缅甸对方安排的宾馆后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宾馆门口有很多背着枪的人在站岗。

  进入房间后,小伟及其它男子的手机、身份证、银行卡等物品便被人没收起来,以防逃跑。

  同时,还把他们的QQ密码、微信密码、支付宝密码等能和外界联系的软件密码统统要走。

  训练不过关的人,便会遭到毒贩们的殴打。一名男子因无法吞进毒品,结果就被生生的打断了腿。

  之后,毒贩们便拍下了本文开篇的视频,威胁运毒人员,如果逃跑或报警,就会把视频发给警方,因为视频中的人都声称是“自愿”带毒。

  在运输过程中,马仔们必须1小时向毒贩们用手机发一次定位,如果不发那就证明被抓或逃跑了。

  蒋谋和小伟的遭遇如出一辙,都是在贴吧上看到招工的帖子被骗到了国外进行人体运毒。

  菊花藏毒、阴道藏毒这些都属于“下塞”式隐蔽体内藏毒。江湖人士称菊花藏毒为“肛门队”,称阴道藏毒为“水门队”。

  但这也并不是最特别的体内藏毒方式,更特别的是一名男子居然在其包皮中藏毒。

  2015年4月29日,在北京西开往拉萨的列车上,乘警发现一名男子形迹可疑,盘查发现其是一名吸毒人员。

  民警反复盘查,男子承认藏毒,并从生殖器的包皮内取出一个塑料纸小包,内有1号0.1克。

  其中最凶残的是“死婴运毒”。贩毒者收养弃婴,将其杀掉把毒品放到孩子肚子里再缝上,通过火车运毒。

  不过无论运毒方式如何花样翻新,总逃不过缉毒警察们的慧眼!只是付出的代价对于国家和一个家庭来讲,太过于惨重。

  下面是一些缉毒警们抓捕毒贩的生死瞬间,真的是太危险了,生与死只在一瞬间!

  截至2019年底,中国有记录的现有吸毒人员依然有214.8万。118多万人滥用,80多万人成瘾,在2.4万多人的吸食者中,更以外籍、海外工作人员以及演艺圈为主。

  广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简警官讲述,在一次行动中,来自粤东地区一个比较大的毒贩,派了3个马仔,驾车带着60公斤的,来到广州,准备交易给下家。

  说时迟那时快,车内的司机掏出一个汽油瓶,满车洒汽油,一点火,车就‘轰’地爆燃了”,此时,车内三人一推开门,全身是火地往外冲。

  不顾一切冲出汽车的匪徒,甚至把火烧到了警察的身上。但警察们根本顾及不了那么多,当即打开车尾厢,不理滚烫的热气和浓烟,脱了衣服,立马就把毒品抱出来了。

  一名吸毒人员,因吸食毒品过量产生幻觉,觉得有人在追杀他,于是把父母及5岁的儿子,3岁的侄子控制在了家中,打开煤气罐想要同归于尽。

  他把刀架在了自己儿子的脖子上,并点燃了家中的衣物,惨案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如果毒品包装在肚子中裂开或者被腐蚀,骡子就会立刻丧命。但在高昂利益的驱使下,骡子早已顾不了那么多。

  有人算过一笔账,一个骡子能携带的毒品在300克左右,购买的成本是1.5万元,转手运到国内,交易的价格大概10万块。

  王云荣是一名女缉毒警,2002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鹤山市公安局缉毒中队缉毒民警,其间化装卧底侦查数十次,破获涉毒案件140余宗,控制涉毒人员500余人,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

  女缉毒警王云荣出去执行任务时,为了能够打入毒贩内部,往往需要伪装成站街女、毒枭、KTV公主等等,游走在各个红灯区。

  某次执行任务中,王云荣一人进入到一个KTV,当时贩毒人员已经在里面吸嗨了,他们把王云荣堵在KTV中,逼她也吸一口,如果不惜,就要把她弄死。

  在紧要关头,王云荣故意把随身携带的包中的现金洒落在地上,抓住了毒贩想尽快出手毒品这一心理,才化险为夷。

  2017年,在一场缉毒行动中,毒贩开枪打伤了正在开车追捕他们的缉毒警,当时车辆的旁边就是万米悬崖。

  这位负伤的缉毒警回忆说,工作以来的十多年,从没有过上一个团圆年,唯一的这次团圆是在医院里。

  而且缉毒警们的工作是高度保密的,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们会隐姓埋名的深入毒贩内部,会长时间和家人失联。

  遭拒后,毒贩通常都会咬牙切齿、赌咒发誓撂下狠话:“你不要等我出来,我出来要你全家的命。”

  2017年10月份,在江苏省盐城市的街头,一辆黑色嫌疑轿车意欲逃窜,加速向左侧的缉毒民警毕侃冲去。“砰”,避让不及的毕侃被撞倒在地,车子后退、再次加速,从毕侃右小腿碾过……

  缉毒警说起当时的惊险场景,仍心有余悸:“当时车子疯狂地冲向毕侃,我张嘴要喊,还没喊出声,毕侃已经倒在地上,车轮从他腿上碾压过去了。差一点,人就没了。”

  所以,如果不幸在任务中牺牲,亲人们不能在墓碑上刻上他们的名字,因为残忍的毒贩会对他们的家人进行报复。

  没有市场就没有贩卖,可奈何吸食者们前赴后继,源源不“吸”,而且更不乏一些明星示范。

  每次看到吸毒明星队又加一人,同样随之而起给个机会的呼声,为明星痛心的人,大概没有耐心多看一眼缉毒民警遭遇过什么吧...

  毒贩为了让警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受尽折磨,给他的身体注射了大量安非他命,刺激中枢神经一直保持兴奋状态。

  事件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这名缉毒警叫Kiki,是一名墨西哥裔的美国DEA特工。

  根据Kiki得来的情报,墨西哥政府摧毁了一间每年生产80亿美元的种植园。当毒枭们得知这些事后,他们通过贿赂警方绑架了Kiki,并折磨了他30个小时。

  他的头骨,下巴,颧骨和气管都被压碎了,肋骨断裂,丧心病狂的毒贩还用螺丝刀把他的脑袋开了个洞。他被注射了安非他命以及其他毒品,这使他在这些酷刑中仍然保持清醒。

  远至鸦片战争,近到前几年的“湄公河惨案”,毒品给中国人带来的不仅是肉体上的伤害和记忆,更是一种深入精神的折磨!

  2013年,广西14岁女孩在睡梦中,被吸食毒品的父亲与“毒友”后,跳楼身亡;

  2015年,长沙一对吸毒夫妻为筹措毒资,将自己2岁大的儿子从外婆家骗出,卖给人贩子;

  2017年,上海17岁少女与“朋友”聚众吸毒,在被尾随前来的父母抓住劝离时,伙同毒友将父母杀死;

  这就是“吸毒者”最真实的表现:萎靡、狭隘、自私、阴冷、偏激、毫无人性...

  如今,随着医学界对毒品伤害研究的深入,过去被普遍看作是吸毒最大伤害的“肉体”伤害,逐渐被吸食之后完全不可逆转的精神伤害所超越。

  这是毒品的危害,同样也是禁毒警察舍生忘死,将之阻隔于我们生活以外的最根本动力!

  这几年明星吸毒事件被曝光的越来越多,有些NC粉丝竟然能说出“吸毒明星改了就应该被原谅”这种话,如果是这样,那么每一天因公殉职的缉毒警的生命谁来偿还?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那些默默砥砺前行的英雄们,才是更值得我们仰慕和尊敬的

  缉毒警察出生入死,拼尽全力打击毒品犯罪,而我们身为普通人,不仅仅个人要树立远离毒品的意识,还要凝聚所有人的共识,才对得起缉毒警察们的出生入死。